討論:德國廉航墜機150人罹難》為什麼我們不應該禁止憂鬱症患者當機師、醫師、老師!

憂鬱症

憂鬱症

引用蘇冠賓教授文章

原文聯結:http://health.businessweekly.com.tw/AArticle.aspx?id=ARTL000021697

當我分享這篇文章給親友們時,得到了一些親友的回應與疑問:像是有朋友聽過德國朋友說,德國大眾不認為憂鬱症是病,而不過是懶惰的藉口,所以也導致病患無法尋求幫助。讓朋友很意外,想不到德國這麼進步的國家,對憂鬱症的意識與警覺竟然這麼低。也有朋友不懂文章中所說「憂鬱症的病理特質常被誤解,有時甚至精神科及心理衛生工作人員也會有不正確的觀念及態度,包括:「憂鬱症是壓力造成的」、「意志力不夠堅強的人才會得憂鬱症」、「重鬱症患者不應該從事高度壓力性的工作,例如老師、醫護人員」…等等,這些都是一般人對於憂鬱症很常見的誤解、歧視及迷思。」她想知道那正確的觀念是什麼呢?

我很感動大家不是把憂鬱症當做是「跟我無關,反正我應該不會得到」的疾病,而是想更進一步了解、討論它,正視它的存在。

借助蘇教授的這篇文章,我再來引申幾點給大家:

1.目前認為造成憂鬱症的原因非常多元,我們可簡單分為生理、心理、社會(環境)三大因素,不僅只是壓力大就會造成憂鬱症,但壓力大的確會誘發憂鬱症

2.憂鬱症的偵測與診斷卡在醫學的限制,還無法用生物量化方式測得,是靠受過專業訓練的精神科/身心科專科醫師,根據國際一致的會談準則做出診斷。但相較於大家熟悉的抽血、影像學檢驗的方式,有時會有診斷上的困難。

3.關於為什麼不該禁止憂鬱症患者當機師、醫師、老師,我們再來想想,如果題目變成:有心臟病/高血壓的人可不可以擔任駕駛?(還是可能有中風/猝死的風險喔),有癲癇的人可不可以駕駛?(如果這個疾病被治癒或是已經控制住了呢?)這樣會不會比較容易思考?當然罹患憂鬱症的人在當下很可能會影響工作表現,他可能需要暫時減輕工作量,需要請假休息,需要有人協助或代理等。但問題是:要怎麼發現自己或周圍的人得病?發現後如何改善與治療?該如何控制與恢復以往的能力?職場是否能有合理的休息或代理人?(很多人擔心被公司知道了,也回不去工作了…那只好忍到不能忍,結果是要嘛好運撐過去,要嘛做不下去)

要強調的一個重點是憂鬱症並不代表會永久喪失能力的!怕的是自己根本不知道已經出狀況了或怕被標籤化而不敢求助,若憂鬱症變嚴重,又沒有接受專業的治療,惡性循環下來會造成社會巨大的損失(包括健康、人命、工作能力喪失、經濟損失等…WHO已將憂鬱症列為21世紀三大殺手之一!)。

4.所謂高壓、肩負人命的職業,每個人不分你我,當然都期待有更準確的評估方式,畢竟他掌握了許多人的生死安危。許多運輸業的駕駛上路前,自我管理作酒測就是一種可以執行的評估方式。但問題是:有多少評估項目應該要做?多久做一次?怎麼做?誰來做?最後由誰來仲裁是否合格?那個人或單位是否有足夠權力能決定?萬一不合格,後面的代理機制是什麼?…這是非常龐大的問題。

因此,不是只單向禁止得憂鬱症的人不可以做哪些工作,而是如何讓大眾了解這個疾病的特徵,萬一自己或親友可能罹患憂鬱症,能夠坦然面對並積極尋求改善與治療方法!

如果我們把上面的「憂鬱症」替換成「發燒、重感冒」,大家就更能體會了:身體有狀況時我們不就是去看醫生、作檢查、尋求正確的診斷與治療、在家多休息、必要時工作請假、尋找支援與代理人度過最難過的時候、配合治療與調養讓身體復原。當「心理」受傷生病時,不也是這樣的過程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