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複企圖自殺個案的評估與介入(下)

延續上篇,我們繼續來談介入模式的原則。

三、介入模式

目前針對重複自殺個案有效的介入模式仍在起步階段,已有的模式亦難稱成熟,仍有很大的繼續研發空間,以下介紹發展較為成熟且經歷過實證測試的幾種介入模式:

(一) 密集介入配合服務外展

此類介入模式,旨在提升介入的強度和延伸性,針對重複自殺之個案,給予較深度較密集的介入,例如短期留院或例行性約診。同時,將介入模式透過定期家訪、電訪,拓展到個案的生活中,增加與個案的接 觸,使介入的效果可以在時間軸和空間軸上延伸,目前臺灣自殺企圖未遂個案通報關懷系統設置精神,就接近此一模式之概念。然而每一位重複企圖自殺個案狀況不盡相同,所在地區之服務網絡特性亦有差異。建立服務網絡成員橫向聯繫及平日合作默契,定期召開困難個案之個案研討會等,都是提升密集介入服務外展效能的可行辦法。

(二) 運用應急卡之介入模式

應急卡的觀念在於提供個案終極的可近性,猶如錦囊妙計。個案被告知在瀕臨失控手足無措時,可以因為應急卡而儘速得到專業的扶助。應急卡上可以是可24小時聯絡的專門熱線,亦可以是出示應急卡即可直接入院接受緊急處置,但總結來說,應急卡就是增加個案接受專業協助的機會,而如此的安排亦有認知行為治療的效果:使個案習得處理危機的方式,而有時卡片本身就能帶來安撫的效果。

(三) 運用問題解決心理治療之介入模式

問題解決心理治療常用於急性危機之處理,著重於強化個案原有之問題解決技巧,引導個案鎖定危機之焦點,使個案能逐步解決問題。該模式配合門診或住院模式,在危機處理之場景中,已有確定之療效,並具有療程較短之特性。對於重複自殺之個案,其自殺行為可視為新的危機,進而透過問題解決心理治療模式的介入,來過繼到更平穩的狀態。

(四) 運用辯證式行為治療之介入模式

辯證式行為治療是設計來處理被診斷為邊緣性人格疾患的重複企圖自殺行為,結合了認知行為、個案管理、以及辯證,在實證研究中已證明對於該類型個案有治療效果。

(五) 使用長效抗精神病藥物針劑

藥物治療過去一直被期待能減少重複企圖自殺的行為,但藥物是否能改變行為一 直以來都是討論的焦點,最重要的還是個案要具有衛生主管機關及醫學界同意使用這種藥物的疾病適應症,以及考量重複企圖自殺個案的遵從性,以及其衝動特質。

(六) 使用抗憂鬱劑

抗憂鬱劑除了能改善憂鬱症個案的憂鬱情緒外,亦被證實可減少衝動行為,對於罹患憂鬱症的重複自殺個案,抗憂鬱劑是標準治療方式其中之一項。然而2007年5月,美 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對於所有的抗憂 鬱藥物提出可能增加自殺行為的風險告示,特別是針對年輕族群,這一項告示確實引起關切。在此同時也有大規模文獻回顧呈現不 同於美國FDA建議的資訊,例如在老年族群,有文獻指出抗憂鬱劑的投予對於自殺行為反而有防範效果。對於中壯年族群,抗憂鬱劑並未增加自殺行為或甚至有防範效果。對於青少年,抗憂鬱劑也有可能不會增加個案表達自殺意念或行為。面對尚在累積的文獻資訊,綜合考量自殺原因之生物心理社會層面複雜因素,治療同盟的維繫,隨時更新最新的實證資訊,密切注意個案病情變化,以及服務體系橫向縱向的有效聯結,是面對自殺風險不確定性的方法。

四、服務及轉銜

企圖自殺未遂者是自殺身亡之重要高危險族群,而重複企圖自殺個案更是在人道服務輸送過程中,特別引發關注的族群,也因而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工作中極具挑戰的部分。目前雖然仍缺乏強烈證據支持單一特定介入方式,能夠明顯地降低企圖自殺未遂者的再自殺率或死亡率,這種介入成效的 不確定性可能源於自殺行為是來自多重複雜成因。對於自殺防治工作而言,高危險介入與一般大眾介入同樣重要。以系統性之後續關懷服務,強化企圖自殺未遂者與「網網相連」之多元支持系統更密切之連結,使具有生物心理層面脆弱性個案,接受持續而有效的專業治療,使遭逢社會經濟剝奪個案接受更優質的扶助與支援,而不論是哪一種專業或人道服務體系,發揮「人人都是珍愛生命守門人」精神,強化不同服務體系的相互支援與聯結,在面對重複企圖自殺個案時更形重要。

以上全文引自:

http://www.tspc.doh.gov.tw/tspc/upload/tbepaper/20120405152137_file1.pdf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