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複企圖自殺個案的評估與介入(上)

本文刊於自殺防治網通訊第七卷第一期,民國101年3月出刊

李吉特 林煜軒 陳宜明 黃惠琪 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

一、重複企圖自殺行為之流行病學

自殺是世界性的公共衛生問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之預估,於公元2020年,全球每年會有一百五十三萬人因自殺身亡,自殺死亡將會名列大多數國家十大死因,且企圖自殺者(suicide attempter)會比現今增加10至20倍,而自殺也將成為造成人類生命損失之重要因素之一。

根據一項歐洲地區13個國家,涵蓋多種醫療情境之企圖自殺登錄資料研究指出:有 50%以上之企圖自殺者有一次以上的企圖,且20%的再次企圖發生在第一次企圖後12 個月內。澳洲地區針對企圖自殺住院者之10 年追蹤研究亦指出:第一年共有13.1%個案會因為自殺行為而再度住院,28.1%企圖者會在10年內再次因企圖自殺住院,而追蹤期間自殺死亡率,與一般民眾相較,男性增加 6倍,女性增加4倍。澳洲與紐西蘭的研究指出:重複企圖自殺者在接受積極持續的介入後,與接受一般常規照顧程序的個案比較,有積極介入的重複企圖自殺者雖然再次發生自殺企圖的比例並未降低,但個案重複企圖自殺的次數卻顯著減少。重複自殺企圖是個案一種特殊的情緒及行為,需要特別瞭解與介入。

二、重複企圖自殺者的情緒及行為特徵

過去曾有學者指出:重複企圖自殺個案所遭遇的困難,往往不僅止於特定層面,而是廣泛的存在生活中,這或許是個案因循固有行為法則的結果。人往往根據某些法則行事,然而在某種情境脈絡所發展出來的 規則,未必也一體適用於其他不盡相同的情境。換言之,個案的癥結在於:對於不同情境缺乏分辨的能力,因此無論面臨何種情境,都採取有限而缺乏彈性的反應。舉例而言,個案在遭逢人際衝突時感到憤怒,但不 論其憤怒的原因與對象為何,個案都產生相同的反應。

許多個案可能出身破碎的家庭,承受過家庭暴力、父母的忽略或遺棄、或雙親有酒精或藥物成癮等等。過去惡劣的環境未能提供他們足夠的機會,學習生活必須的技巧。個案常有一些負面信念,而這些信念導致人際衝突與情緒痛楚,要是個案發現自殺的行動比其他方法更能夠更有效快速的紓解痛苦,減少挫折和焦慮,又能夠創造出能獲得他人關懷的環境,個案可能就忽略了重複自殺企圖,所冒的死亡風險以及長期的不良後果。

以下是國外文獻中指出重複自殺個案對於自我以及世界可能抱持的負面信念:

(一) 對自我的信念

1.我是有缺陷的。

2.我不配感到快樂。

3.若是不能做的完美的事情,我不如不去做。

4.我遲早會殺死自己。

5.過去的經歷已經讓我變的不好了。

6.如果我放任情緒,我一定會發瘋。

7.自殺是最容易脫離痛苦和煩惱的方式。

(二) 對世界的信念

1.越是重要的事情越不容易發生。

2.當我期待好的事情,壞事就會發生。

3.負面的想法和感覺會摧毀我。

4.我無法帶著痛苦的感受繼續生活。

5.只要我犯錯就一定會受到處罰。

6.我應該要盡量避免痛苦。

7.生命基本上是無法預期而且不公平的。

在下篇,我們將提到如何介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